北京快乐8计划手机版|快乐8官网不见了

首頁 | 滾動 | 國內 | 國際 | 運營 | 制造 | 終端 | 監管 | 原創 | 業務 | 技術 | 報告 | 博客 | 特約記者
手機 | 互聯網 | IT | 5G | 光通信 | LTE | 云計算 | 三網融合 | 芯片 | 電源 | 虛擬運營商 | 測試 | 移動互聯網 | 會展
首頁 >> 華為滾動 >> 正文

2019華為全球分析師大會,中外媒體Q&A精彩實錄!

2019年4月16日 21:21  CCTIME飛象網  

飛象網訊 (計育青/文)4月16日,在2019華為全球分析師大會上,華為副董事長胡厚崑,華為公司董事、戰略研究院院長徐文偉,華為常務董事、產品投資評審委員會主任、ICT戰略與Marketing總裁汪濤,就中外媒體提出的熱點問題進行了一一回答,飛象網也在第一時間為大家整理出來精彩的現場實錄。

記者:目前華為5G上已經取得40個商業合同,但在剛剛發布的華為年報中,運營商業務收入是有所下降的,所以我想了解一下各位對2019年華為運營商業務的展望?

胡厚崑:對于2019年運營商業務的總判斷是,運營商市場投資會面臨一個新的驅動因素,就是5G網絡部署。正如我剛才在大會上分享的,5G發展速度目前超過了我們預期。

在過去3年,整個產業,尤其是運營商對5G看法發生了幾次有意思的變化。3年前,跟很多運營商談5G時,他們對5G如何部署,5G究竟怎樣產生商業價值,沒有清晰的概念。但是大家都有一個模糊的愿景,5G會帶來很多行業應用空間。在2年時間里,跟運營商談5G,看到很有意思變化,就是運營商突然顯得很迷茫,因為大家都在講business case,究竟什么是5G的business case。過去大家談了很多5G的憧憬,用5G來支持無人駕駛,支持智能制造,但是一直找不到business case,我們把這個時期稱之為5G迷茫期。

但從去年下半年后,我們明顯看到行業對于5G認識變得更清晰,更現實。大家發現,其實不需要現在就挖空心思想5G在行業應用上到底有什么CASE,即便是標準R15所提出的eMMB的特性,就已經可以幫助網絡服務提供商建立起很有吸引的business case,包括對個人用戶服務,也包括面向行業應用,比如用5G來改變媒體行業,已經是很現實的應用。

從商業價值角度看,5G獲得一個強烈支撐,大家認為5G從商業價值來講是可行的。從產業成熟度,從供應側來看,從芯片、網絡、終端成熟度上,5G都達到了一個相當水平。

尤其到今年下半年,各種發布的5G手機正式上市后,會讓整個產業對5G在當前帶來的商業價值有更大信心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認為,對于5G投資,不再是盲目的,追逐熱點的投資,而是圍繞商業價值展開的投資,這是非常可靠的投資。對于行業來講,5G是新一個新的投資驅動因素。對于華為運營商業務來說,5G也會進一步驅動運營商業務的增長,我們預計今年運營商業務能夠獲得兩位數增長。

記者:對于華為發展來說,最大的風險是什么?您是否認為是有可能出現的政治驅動下的制裁風險,還是網絡安全方面的風險?

胡厚崑:從企業運營角度來看,我們在任何時候都會在企業內部和外部識別不同的風險。我們對風險管理時,不會只聚焦在某一個方面,會系統的管理。

雖然華為只有30年歷史,但我們與運營商一起,就像在沖浪一樣,隨時都會面臨大大小小的起伏,但我們需要看到一個長遠方向。

其實說到挑戰,比如今天我們談到下一階段在研究創新上的一個長期戰略,這是我們應對未來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戰略舉動。我們如何面對一個未來巨大的智能社會發展機會,建立更強大創新領導力。我們希望把我們創新能力從產品技術創新進一步提升到理論創新。

如果談到企業外部挑戰,地緣政治沖突,國際貿易關系變化,毫無疑問也是我們要必須考慮的因素。我不認為網絡安全是政治性的挑戰,網絡安全應該是一個技術問題。我們的立場一直是我們需要有個更系統的,能夠被接受的框架來認識網絡安全的風險,需要通過合作來管理網絡安全的風險。在華為,我們一方面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,另一方面要準備好積極參與全球性網絡安全合作,推進進程。

只有網絡安全技術歸技術,政治歸政治,回到技術本身來討論和管理,網絡安全其實即是挑戰也是一個機會。但是如果網絡安全被政治化利用了,這就是一個非常大挑戰。我認為挑戰不僅僅是對華為一家,而是對整個技術產業,甚至更大范圍對全球貿易關系的挑戰。當你對它政治化的時候,就不會基于事實去討論,而是基于感覺去討論,這樣做法勢必會讓未來整個技術發展產生碎片化風險。大家都知道,碎片對于技術發展非常不應該,它會減緩技術創新速度,提高技術創新成本,最終讓整個社會付出代價。

記者:印度政府并沒有邀請華為參加5G試驗,你們是否有和印度政府進行對話,討論相關5G部署問題?華為是否從印度私營運營商中拿到5G相關部署合同,或者進行對話?

汪濤:印度是政府組織的5G試驗。印度政府去年也邀請華為參與了相關測試,我們也與印度所有主流運營商進行5G試驗和規劃、研究,我們對印度5G市場未來發展的參與度很深。

華為很重視印度市場,在過去十多年華為是印度的主要供應商之一。印度市場和亞洲國家很多類似市場,人口密集,頻譜稀缺,華為在過去十多年時間開發了一系列創新解決方案,來解決如何提升頻譜效率,做好網絡建設,我們相信華為在5G市場也會繼續做出貢獻。

胡厚崑:印度市場一直是華為重視的市場,印度是人口大國,人口結構年輕,對任何人都是有吸引力的市場。談到5G,作為技術提供者,我們希望印度市場在面臨5G機會時能夠變得更加具有吸引力。我們期望印度市場在以下幾個方面有所變化:

一是頻譜供應。印度在4G時代,運營商頻譜資源獲得不夠,而且分布是碎片化的。在5G時代如果印度頻譜供應不能做出巨大改變,依然延續4G時代的做法,我們很擔心在5G時代能發展的很好。

二是,印度市場要改變運營商商業模式希望能夠變得更健康,現在運營商競爭陷于過于惡性化的競爭。我個人判斷5G部署后,相當一段時間,場景還是在eMMB,如果在4G時代運營商都在苦苦掙扎,很難盈利,在5G時代我不知道如何建立一個健康盈利模式。

記者:之前華為多次澄清說沒有意愿成為獨立芯片供應商,但最近任正非公開接受采訪時也表示愿意蘋果提供5G芯片持開放態度?這是不是說華為戰略調整的改變?如果是,為什么華為選擇現在這樣一個時機?

胡厚崑:我們的芯片戰略沒有做出任何改變,跟過去一樣,我們在芯片既要堅持自主可控,又要走開放合作的道路。我們現在業務結構,對于我們的管理能力很有挑戰,我們沒有意愿要在這個時候把芯片變成獨立業務,沒有這個打算。現在跟蘋果也沒有具體的討論。

但是我們認為蘋果是一家偉大的公司,它對移動產業發展是做出巨大貢獻的,如果沒有蘋果努力,移動互聯網時代不會這么早到來。5G正處于一個令人激動,萬箭齊發的時代,在這個關鍵時候,我們認為像蘋果這樣優秀的公司是不應該缺席的。從整個產業發展角度,我們認為一個優秀公司參與到競爭中,會讓其他參與者都變得更優秀,從這個角度,我們非常愿意蘋果加入到這場競爭中。

記者:您剛才提到今年對于運營商業務預計將有兩位數增長,但我們看到目前有些國家表示不會采用華為5G設備,因此我想了解華為運營商業務增長將主要來自哪里?華為在4G時代定義是用最好的產品,最合理的價格。在5G時代,華為已經是龍頭企業了,那么在5G時代,你們對產品和價格定位有什么改變?

汪濤:5G發展在不同國家部署節奏不同,有些國家是規模部署,有些國家還處于試驗前期階段。在移動通信產業上,過去30年,產業節奏非常明顯,每十年一代技術,現在進入到第四個十年。在每一代技術部署中,有些國家處于第一波,有些處于第二波,有些處于第三波。但是移動通信發展是連續的,雖然有些國家處于5G試驗階段,但5G部署預期會帶來4G擴容,比如5G技術沒有話音能力,需要回落4G,因此4G要完善覆蓋。因此很多國家雖然今年還不會部署5G,但會在4G網絡擴大投資建設。另外5G由于帶寬是4G的10-100倍,對回傳網絡帶來更高要求,因此運營商會提前建設回傳和傳輸網絡,這也是華為的優勢。

回到2019年,華為運營商業務在中國、歐洲、中東、非洲、拉美等,都看到運營商無論是在5G建設還是4G擴容,還是傳輸網建設,都相比2018年有明顯增長趨勢。

我們在某些國家不能參與到5G建設,這還不是十分準確。第一美國市場我們主動放棄,澳大利亞市場4G擴容還在繼續,其他國家華為都在參與,在地域上雖然面臨壓力,但我們相信政府和運營商都有明智的選擇,因此2019I年在地域上華為并沒有發生大的變化。

關于華為在5G產品上的價格策略,華為參與市場競爭,都是以最創新產品幫助客戶實現商業成功作為基本邏輯,我們認為一代新技術引入,就是幫助客戶和用戶改進體驗,大幅提升性價比。大家知道4G,相對于3G,驅動移動流量的性價比提升了10倍,我們的目標在5G時代,相對于4G時代的性價比有10倍的提升。要實現10倍以上的提升,需要政府提供更多頻譜,在政策獲取、法律法規給予合理、更多的支持,希望整個產業界共同努力,使得5G網絡相對于4G有十倍或更高的性價比提升。

記者:今天華為宣布邁向基于愿景驅動的理論突破和基礎技術發明的創新2.0時代,并宣布成立戰略研究院,但是基礎研發周期長,投入量大,華為投入資金上有何計劃?在基礎研究方面,華為是以自己研究院為主,還是跟大學等合作,成果如何分享?第三,您提到包容合作,但麻省理工學院終止了很多與企業等合作,您怎么看待?

徐文偉:我們當前理論創新和基于基礎技術的突破遇到了瓶頸,所以未來行業產生健康發展,包括華為未來發展,必須加大未來在理論研究創新和基礎技術發展上。

因為未來研究具有高度不確定性,而大學一定是不確定性走到最領先的位置,我們肯定是首先和大學合作。每年與大學合作經費超過3億美金,投入在幾個方面;一是資助科學家對未來探索,尤其是基礎理論的探索。對于現在來說,科學界存在問題,為了在著名雜志發表文章,也是有一定存在短期行為,很難再有以前“板凳要做十年冷”的堅持。我們希望資助,能真正為人類社會做出貢獻,著眼于長期發展,而不是短期行為。同時支持他們招聘研究生、博士生著眼長遠研究。

第二,我們會和大學合作,建立聯合創新中心和實驗室,從事基礎技術發明。

第三,和大學合作,是雙方共贏愿望。可以看一下,整個創新周期,大學產生理論突破,包括關鍵和技術技術發明,企業也參與了這些發明,這些發明通過行業商業、產業化,通過運營商、行業客戶,最終為消費者服務。之后,企業獲得商業利益,再投入到大學中進行基礎研究和理論創新,形成正循環。就像很多和華為合作的教授所說,工業界對它的價值是非常巨大的,因為工業界對行業挑戰,未來挑戰和趨勢和他們分享。

另外,大學里教授產生的IPR,必須通過企業界,工業界產品化,最終被社會,對人類產生價值,否則專利只是一張紙,沒有任何價值。雖然企業和產業界,和大學的合作是開放的合作,但開放的合作包括包容性成長,最終合作成果為全人類和產業,為企業服務。我希望技術歸技術。

編 輯:霏雯
免責聲明: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,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,請讀者僅作參考,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,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相關新聞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人物
紫光展銳CEO楚慶:成熟的半導體公司極其稀缺而珍貴
精彩專題
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
中興MWC19世界移動大會
2018年度中國光電纜優質供應商評選結果
聚焦2018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
CCTIME推薦
關于我們 | 廣告報價 | 聯系我們 | 隱私聲明 | 本站地圖
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京ICP備08004280號 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
公司名稱: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未經書面許可,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、鏡像
北京快乐8计划手机版 任选九场19074 福建三一选七开奖结果 时时彩大豹子规律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? 秒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北京11选5胆拖复式投注表 可以在线投注的彩票平台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新时时作弊软件 pc加拿大28幸运走势图